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66的小屋

生活的记录 学习的园地 感情的历程 以后的回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厂的情结 老人的聚会  

2016-05-02 11:11:14|  分类: 身边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宝鸡床单厂位于宝鸡市北边40里的县功镇,是1970年在一片荒野中建立起的一个棉织厂,职工由13位大学生和几百名知青及几名下放干部和援建师傅组成。多年来这个厂的历届领导和员工们团结一心,不怕苦累,勤奋努力,工厂一度很有起色。改革开放后,它的‘夕阳行业’弊病开始显露,工厂不景气了,90年代搬迁到宝鸡南边,2008年正式宣告破产清算。
 我1971年9月被招工进了宝鸡床单厂,记忆中我们来自凤县不同公社的40名知青乘坐一辆大卡车进了厂,成为这个厂的第二批新工。那时工厂正在搞基建,我们住的是对面村庄翟家坡的窑洞,几十个人打通铺。那时的车间班组都以连、排、班注名,我们新工连干的是建厂房的杂活。那段日子既像在工地、工厂,又像在学校。3个月的新工连生活,大家在一起同吃、同住、同学习、同劳动,我在那里结识了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,闲暇时三五成群,自娱自乐,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四十多年后再相见,提起往事都感到那么亲切和怀念。
  新工连的日子结束后,我被分到织布车间干挡车工,我喜欢我的朋友和同事,但是不喜欢自己的工作和周边的荒凉。我原来在秦岭山区插队,现在好不容易走出大山,又到了一个农村工厂,这算怎么一回事?许多人和我有同感。一位新工在给父母写信时说自己是“进对了大门(工厂),拐错了二门(山沟小厂)”这句话受到了厂领导的大会批评,但我认为他说出了我的心里话。幸运的是一年多后,我在家人的帮助下,成为床单厂第一个调走的工人,当时曾引起众多同事的羡慕。
  离开宝鸡床单厂,走进咸阳国棉七厂,离家近了,工作和生活环境好多了,但总是怀念那个工作了一年多的‘知青工厂’,怀念那段大家在一起的日子...。岁月如梭,四十多年过去了,我和原厂几个朋友之间没有中断来往,如今随着科学的进步,有了新的通信工具,网络四通八达,微信蔚然成风,去年有老床单人组建了床单厂同事微信群,加入这个群后,离别几十年的老同事们又在网络上走到一起,期间还组织了几次西安聚会,大家的手又紧紧拉在一起了。床单厂,这个已经故去的小厂,她的魅影又复活了。一个有趣的现象是,有些单位很大很强,但人心涣散,而我们床单厂早已消失,但曾经的厂友却出奇地抱团同心,他们相互关心,相互牵念,相互问候,没有中断过。我突然想起一句话:‘有的人活着,但他已经死去,有的人死了,但他还活着’,用来比喻我们床单厂以及床单人,有那么一点贴切。信念、灵魂这种东西、在有些时候有些地方有些人心里,是灭不掉的。
  今年初,有几位热心人策划,要组织一次床单人大聚会,参加聚会的除住在宝鸡西安的老职工,还将有一些从外地远道而来的老厂友。在他们的辛勤努力下 ,4月23.24日活动如期在西安、宝鸡及老厂址两地三处举行,有二百多老同事参加,场面热烈而激动人心。活动开始,大家们戴着组委会制作的纪念牌,郑重、期盼犹如新年到来,无论熟悉与否,都互相打招呼,热情问候,说不完的话,诉不完的情。在宝鸡床单厂旧址,当地厂友热切的迎接外地厂友的来到,不少人见面后相拥而泣,倾情相诉,有些人已四十多年未见面了!消失的工厂,曾经的工友、熟稔的旧址、老去的容颜...所有这一切都在今天结合在了一起,展现在大家面前,此情此景,怎不令人动容。我在厂仅有一年多时间,认识的人有限,可情绪是互相感染的,看到这些场面,心中也有种说不出的伤感。西安的活动有一项是播放老照片,幻灯机打开的一刹那,台下顿时鸦雀无声,一张张老照片,把大家带回到过去的时光;一帧帧曾经的场景,勾起了大家封存的记忆...。回到家中,聚会时的场景不时在脑海闪现,我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。
  令人不解的是,四十多年前一帮热血青年,为厂贡献了毕生精力,到满鬓白发时,生活又面临新的困顿。床单厂退休的好友汉卿告诉我,那天参加聚会的大都是一线职工,厂破产了,厂址卖了,住房也在新一轮的城市拆迁中消失,都已是70左右的老人,他们现在还无固定住处,过着漂泊的生活,这种日子不知还要捱多久...听到这些消息,心中很不好受,我对他们深表同情,但同时我也对这些老同事产生了敬意,多好、多坚强的人啊!因为我看到聚会时的他们,是一群快乐的人。
  我们都曾在床单厂工作,在那里度过了一段青春时光,倾注了满腔热情,记忆里的帅男美女,离别四十多年,如今已斑白染发,沧桑浸肤,通过这次聚会,增进了老同事之间的了解和友谊,丰富了对床单厂的记忆。为了这次聚会,宝鸡西安筹备组的同事们做了充分地筹划、准备,大聚会圆满成功,成功的后面是两地筹备小组全体同事的辛苦付出。在此我想深深地说声:谢谢!


老厂的情结     老人的聚会 - 66 - 66的小屋
 
老厂的情结     老人的聚会 - 66 - 66的小屋
 
老厂的情结     老人的聚会 - 66 - 66的小屋
 
老厂的情结     老人的聚会 - 66 - 66的小屋
 
老厂的情结     老人的聚会 - 66 - 66的小屋
 
老厂的情结     老人的聚会 - 66 - 66的小屋
 
老厂的情结     老人的聚会 - 66 - 66的小屋
 
老厂的情结     老人的聚会 - 66 - 66的小屋
 
老厂的情结     老人的聚会 - 66 - 66的小屋
 
老厂的情结     老人的聚会 - 66 - 66的小屋
  
老厂的情结     老人的聚会 - 66 - 66的小屋
 
老厂的情结     老人的聚会 - 66 - 66的小屋
 
老厂的情结     老人的聚会 - 66 - 66的小屋
 
老厂的情结     老人的聚会 - 66 - 66的小屋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7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